為何臺北市立美術館也縮時? (縮時攝影, Artwork Expo Time Lapse)




       2013年底筆者與臺北市立美術館成交一批縮時攝影相機與週邊, 大家或許會想這藝術殿堂如何使用縮時攝影? 到底拍攝藝術作品?還是藝術作品的製程?還是美術館週邊風雲? 還是拍行銷活動..

Brinno TLC200 Pro正式進入藝術殿堂-臺北市立美術館
      原來使用單位是美術館的展覽組攝影室, 由於下一檔檔期是非常具代表性的大師級的作品, 從策展開始的展場建置到參展期間的過程需要記錄下來作為傳承策展這類大師級作品的教案, 由於美術館一個代表性主題展期約莫3個月左右, 若將記錄作為傳承性質的策展教材,應該沒有人會看3個月的錄影帶吧?  所以縮時攝影將是最佳的紀錄方式了.
從展覽前的佈展施工即開始縮時攝影,由於會展佈置型式都有著作權,所以只能讓網友欣賞TLC200 Pro本尊了!
      據主辦單位說, 拍攝間格會設在30秒, 若FPS=30, 那就是900倍的縮時了!筆者推算4個月(含會場建置時間)以900倍縮時,最後會是多長的影片呢? 如果只拍攝拍10個小時(用Timer功能設定 8:00~18:00), 120天 *10小時 *60分 /900 =80分鐘影片,共會拍攝144,000張照片

筆者與攝影師陳先生一起在美術館中共同檢驗拍攝3天的成果, 拍攝畫面還是"有版權的",所以筆者只能"聚焦"在TLC200 Pro上了...